生命的花朵
夏荷的博客
http://neighborgir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蒋宋美龄女士对台湾病童的贡献(图)

2016-11-17 20:40:2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人间温情 | 浏览 10554 次 | 评论 0 条


  在两岸的现代史上,蒋宋美龄女士曾经有著相当重要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她在台湾数十年从事慈善教育事业,尤其一九六七年创办财团法人振兴复健医学中心,亲自出任董事长,专门提供肢体障碍病童免费的复健医疗服务。包括外科矫治、职能治疗、听语治疗、心理治疗、复健护理、社工服务以及义肢、支架装配。


  初期该复健医学中心仅收治四岁至十四岁病童,七十年代逐渐延伸收治年龄至二十三岁,到八十年代时,受惠者的年龄已涵盖至二十五岁。蒋夫人秉持著「慈善心.服务情」的精神,为延伸救人济世的爱心,自一九九一年起,将该中心转型为全方位的综合医院,也就是振兴医院,和原复健医学中心都在台北市北投区。


  小时候我的脚不好需要复健,从普通幼稚园转到振兴复健医学中心附设的幼稚园就读,每天有交通车接送上下学。那时候我不到六岁,还不很认识蒋介石先生(台湾在一九七五年以前的蒋总统;一九七五年以后的先总统蒋公),可是我知道每天上学的学校和复健中心是蒋夫人开办的,从我父母口中认识了蒋夫人。


  记忆中我的同班同学都和我一样小,不过中心里每天都可以看到很多大哥哥、大姊姊和护士阿姨。有很多小朋友是长期住在里头,不像我放学后就可以回家。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应该是生病的状况比较不好,尤其有很多小朋友都是坐着轮椅不能走路。


  前文「
儿时在医院看到公共浴室里的春光描述了我曾经住院动手术想家的孤寂心情,我想对所有长期收治在中心里的病童,不论年纪大小,内心一定都更无奈却又必须坚强,小小朋友一定更需要阿姨和大哥哥、大姊姊们的安慰和鼓励。由于我在中心上学和住院的期间只有数月,故不足以深刻体会他们成长过程的艰辛,何况那时我还那么小,对任何事皆仍懵懵懂懂。


  除了前文看到公共浴室里的春光那件糗事外,长大后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位常玩在一起的小女生,长得像外国人,五官轮廓很深,睫毛长长卷卷的,因舌头比一般人长些,影响了她的口齿清晰度,后来中心让她动手术割掉一小截舌头,并矫正她说话。


  中心每天供应餐点,因我非住宿生每天只吃午餐和点心,后来离开那儿了,仍然很怀念牛奶馒头的浓醇香,总觉得后来都吃不到那么好吃的牛奶馒头。


  蒋夫人的家庭信奉基督教,据载其母亲同意她与蒋介石先生结婚的条件之一就是蒋必须改信基督教。因此,振兴复健医学中心里也有浓浓的宗教色彩。我们吃饭前要先祷告、画十字再说「阿门」,那些动作我好像都做得不是很确实,在当年其实不知道那是什么意义。


  那时候认识了耶稣基督,老师说过他在马槽出生和被钉死在十字架的故事。圣诞节的过节气氛和布置也特別讲究,当时一般台湾家庭不过圣诞节,那天对台湾的意义是行宪纪念日。但现在台湾年轻人应只知道圣诞夜狂欢,没有太多人在意行宪纪念日了。我在中心看到圣诞老公公,知道他会送礼物,也拿到一支软塑胶制的拐杖,打开拐杖头,里面装了各式各样的糖果饼干,包括拐杖糖。


  不过,有一件我们都不太喜欢的事就是被餵食鱼肝油。每到吃鱼肝油时间,小朋友排成一横排,阿姨或老师就会拿着一瓶鱼肝油和一支铁汤匙,从第一个小朋友开始每人餵一匙鱼肝油,直到最后一个小朋友餵完好像都是同一支汤匙。每个小朋友都是被哄半天才肯张嘴接受那一匙鱼肝油,我看到有些小朋友则捏著鼻子硬吞下那一匙。


  我的脚开刀住院,家长不能陪伴在侧,如前文所述,会面时间很短,我的父母往往只是送来苹果,说几句话就被请回了。出院后,我的母亲问我护士阿姨有没有削苹果给我吃,回想起来,我都没有吃到苹果呀!母亲问那一袋袋的苹果都去哪儿了?该不会放在床头柜放到腐烂了吧!可是出院整理东西时,柜子里也没见著苹果。当时我那么小,脚又疼著,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还有件有趣的事,我的脚踝拆石膏拆线伤口癒合后,有一天我突然觉得那道像蜈蚣般的疤痕一角突起怪怪的,用手碰它竟拉起一小段棉线,原来是拆线时没完全拆干净。


  因为年幼记忆模糊且片段,所能记忆的大约就是这两篇文章所述了。现在迈入中年,想想在振兴复健医学中心转型为综合医院前,有长达二十四年的期间,免费收治了至少数万名以上因不同原因需要复健治疗的年幼至年轻学子,并给予教育和职前训练,帮助了许许多多的家庭,而早期被收治的大哥哥、大姊姊现在应已超过五、六十岁了。


  也就是说,蒋夫人在六十年代经过三年奔波努力所创建的振兴复健医学中心,曾为数万名以上身处困境的朋友们找到未来的前途与希望,她的这种胸怀与慈悲心是可敬可佩的。我在中心成长的岁月虽只有短短几个月,后来一直在一般学校顺利地求学考上明星学校,但毕竟也曾是受惠者之一,年纪渐大便渐渐感念蒋夫人的恩泽。尽管她和蒋家在台湾容或有一些争议和批评存在,不过针对她当年发慈悲心创办复健医学中心救治众生这点来说,的确是值得感念的。





1927年上海中华照相馆摄



1941-1942年间飞虎队摄



延伸阅读:
儿时在医院看到公共浴室里的春光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儿时在医院看到公共浴室里的春光      下一篇 >> 眼看别人的孩子被粗暴教育既心疼…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夏荷

夏荷,来自台湾,2010年开始经营我的博客(台湾称部落格)生命的花朵,所发表文章皆为原创。2011年8月获选中时电子报严选优质部落格,2012年文化部艺文类博文竞赛演唱类第一名。我希望喜欢写文章的自己在此新开的博客中也可以尽情地挥洒,继续绽放生命的花朵。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