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花朵
夏荷的博客
http://neighborgir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曾几何时,台湾的经济衰退到如此田地?

2014-03-07 01:01:5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财经见闻 | 浏览 20533 次 | 评论 0 条


  大约十二年前,我刚兼职教英文不久,教过一位年长的阿姨,下课閒聊时,她说台湾年轻一代的孩子将来很可怜。他们那一代是从小刻苦耐劳长大,经历台湾经济起飞的年代,日子越过越舒服;反之,年轻一代的孩子从小过的是养尊处优的日子,长大后却遇到台湾经济衰退,必须面临失业的痛苦。我的阿姨学生讲得挺有道理,而且看得相当远。


  我记得隔了一、两年媒体报导很多大学毕业生到十月甚至隔年都还找不到工作。於是,有大学生故意让某些科目被当掉,这样就可以延毕一年,名正言顺地躲在学校里,没有人会逼他们找工作,也不必面对失业的窘境。有些大学生家里环境还不错,就选择唸研究所,也是借此逃避失业。我之所以明白他们延毕或考研究所的动机,自然是因为我有这样的学生,是他们亲口与我分享。


  又过了几年,媒体又不断报导高学历高失业率,甚至博硕士生也去扛沙包考清洁队员。就业市场上研究生的供需失衡,且他们攻读的系所并不符合就业市场的需求。我就在想,当年只要有研究所可唸躲避失业就好,或者因大学开放后一窝蜂唸研究所的学子,只不过是延后几年面对失业的窘境,徒浪费了高等教育资源。他们并不了解自己的性向,更不清楚就业市场的需求,高学历高失业率果然又成了新的社会问题。


  不记得是前年或去年,媒体报导博士生卖炸鸡排,引来鸿海董座郭台铭先生的批评:如果要卖炸鸡排,不必唸博士。职业无贵贱,或许每个人的价值观有异,不过没有善用教育资源倒真是可惜了。


  这几年社会新鲜人起薪22K(两万二千元),比我毕业的年代少了至少六千元到一万多元不等。年轻人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低薪,纷纷怀着梦想到新加坡赚取高薪,媒体称之为台劳。可是根据天下杂志的追踪报导,以及市议员到当地考察,却告诉我们这些在异乡打拼的青年背后的辛酸,我听闻后不胜唏嘘,而我们的政府似乎还在状况外。


  新加坡许可的工作簽证分成三个等级,由高而低分別是EPSPWP。所谓的台劳拿到的是最低阶的WP身分,所以到新加坡从事的都是低阶劳力工作,例如农工等。很多人工作一段时间想回台湾但回不来了,因为他们没有累积专业技能,回来后找工作有困难。在当地,虽然领的薪水比台湾高,但房租、生活费等开销也不见得能让他们过得很好。


  据说新加坡很看不起那些所谓台劳,他们在当地受到的待遇宛如台奴。尤其WP身分的女孩子不能和当地男生交往,不能怀孕(若怀孕必须堕胎),不能成为当地人的小三。很多女孩子在赴新前更完全不知道,原来他们的工作竟是陪吃饭、陪酒、陪睡觉。有女孩子向议员哭诉,他们想回台湾,但又必须面对违约赔偿脱不了身。


  杂志编辑分析,这些青年的黄金岁月都在新加坡出卖劳力,在当地是那么地卑微没有保障,将来他们年纪大了恐怕还是要回到台湾养老,政府届时不是还得照顾他们吗?我们花了很多教育资源,栽培了这些青年,却让他们的生产力耗在异地当苦劳甚至苦奴,想回台湾回不来,最后还是必须照顾他们的晚年。那么我想问低薪到底是不是国耻呢?


  台湾很早就已不是当年的亚洲四小龙了,据说其他三小龙韩国、新加坡、香港都看不起台湾。相较之下,韩国到外国工作的多是科技人才,他们的政府有辅导海外就业,有相关统计数字。而我们的这个领域,除了渡假打工归外交部管外,没有劳动部门管,也没有任何资料统计到底我们有多少人在海外就业,这是劳动相关部门所承认的。


  曾几何时,台湾的经济衰退到如此田地,外资不来投资设厂,我们自己的重要产业大老板纷纷出走到大陆多年。很多人才都被派到大陆发展,这个相关数据恐怕也是政府没有掌握到的。而今又有一批怀抱梦想的年轻人独在异乡忍受打拼的辛酸。我们在台湾生活看着物价样样涨却看不见台湾的竞争力。这些该是多年来政党恶斗和内斗的结果吧!我们得到了民主,却牺牲了经济,台湾人真的幸福吗?


  很多年前,在朋友间就普遍有一种说法,整个大环境这么差,几个民选总统都只会喊拼经济,喊到最后经济更倒退。我们自己都过得很不快乐,何苦再创造更多不快乐的下一代呢?因此,较有能力生养孩子的人反而不想生或不想多生。不管政府如何推动生育政策,给予生育补助只有几万元,养大一个孩子到大学毕业可是得上千万元呀!大家看不见台湾的未来,敢生吗?


  由此看来,解决少子化及人口老化带来的严重冲击,前提上应该是要全力拼经济。要拼经济,就得先搞定政治。终止政党恶斗和内斗,停止干耗和消磨社会资源,也不要再专搞对民生没有帮助的意识形态。各党同心协力为台湾的未来着想,实实在在做点事,带给我们一点幸福感与安全感,而不光是喊爱台湾骗选票。喔!每到选举时,台湾人真的有好几个月不得安宁呢!一想到选举,又岂是一个烦字了得?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以约定奖惩来教育孩子的确会见效      下一篇 >> 台北101购物中心的诱惑(组图)
 
抱歉,博主已关闭评论!

关于博主

夏荷

夏荷,来自台湾,2010年开始经营我的博客(台湾称部落格)生命的花朵,所发表文章皆为原创。2011年8月获选中时电子报严选优质部落格,2012年文化部艺文类博文竞赛演唱类第一名。我希望喜欢写文章的自己在此新开的博客中也可以尽情地挥洒,继续绽放生命的花朵。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