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花朵
夏荷的博客
http://neighborgir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谁能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2017-06-12 22:44:3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亲子教育 | 浏览 27785 次 | 评论 0 条


  自从我把刺猬小孩变成爱笑小孩,我的侄女不但乖巧听话,且做功课比以前认真用心,字迹比以前工整漂亮,英文本是她的爱好强项,数学也比以前开窍进步。孩子快乐自信地拿好成绩,且生活伦理表现渐入佳境,做家长的我们也就会因此产生幸福感。


  这篇小说的创作灵感原本於真人真事,故事里的孩子无法选择父母,他的故事令人心疼与惋惜。对照我的侄女,我经常思考著,倘若当那孩子还小的时候,我也有时间和环境全心陪伴他,给他满满的爱、归属感、安全感与生活的目标,那么他的人生会不会有所不同?


  然而毕竟人生不能重来,而我似乎也没有教养他的权利。我只能衷心祝福他,希望未升学的他会经历人生的重要转折,不论是遇到某贵人或某事件,只要能激励他早日找到奋发向上的动机与方向,即使不再升学,至少也习得一技之长,像台湾的吴宝春那样也很好呀!






  建民开着车在侄子小翔就读的国中附近绕了一回又一回,始终没见到小翔的纵影。后来打电话给校方,听说小翔曾在校门口流连,旋即跳上一个高中生骑的摩托车被载走了,校方也来不及拦截。那时候建民可能不巧绕到別的地方找孩子,竟就那样错过了。他拋下店里的工作,耗了一整天寻找前一晚离家出走的侄子未果后,正失望地开车回家。


  二哥建国因服务於上市公司的生产线,一时不是那么方便请假,同住的他只好先代为找寻孩子。二哥离婚很多年了,离婚时二嫂在外负债四百多万,全由二哥一肩扛下。二哥工作多年,连房子都还买不起,就那样要一辈子背债,且必须独力养育稚子小翔。因此,他让哥哥搬来同住,既省了房租,彼此也可以有个照应。


  原本他们的父母心疼小翔,也体谅二哥必须上班不方便带小孩,便将小翔接回照顾。可是这孩子因自幼跟著二嫂养成了不好的习惯和行为,刚回祖父母家时与所有家人都无法相处。那时小翔五岁了,老是爱说谎、没礼貌、不爱干净、不听管教、严重偏食,甚至有偷窃的恶习。不论长辈如何纠正教导,小翔依旧我行我素。大嫂非常排斥小翔,又担心小翔的不良行为,带坏自己的小孩,便不让自己的孩子和小翔玩在一起,且不断设法促使二哥将小孩带回照顾。


  他们的父亲向来极权威,一方面厌烦家里吵吵闹闹,一方面可怜小翔没有妈妈陪在身边,所以对小翔采取放任态度。每当母亲管教小翔,父亲就嫌她唠叨嫌她烦,甚至在小翔面前不留尊严地吼骂她,两老也因而争执不断。小翔因有祖父当靠山,更是不将其他长辈放在眼里,不但不听管教甚且凡事顶嘴,日复一日越发桀骜不驯。最初小翔常威胁长辈要跟妈妈告状,或长大后就要脱离这家人。渐渐地,小翔认清妈妈早已不要他了,也会天真地对外人说妈妈是个坏妈妈,以前都带他出去彻夜打麻将。


  后来,大嫂不断有各种小动作,家里经过一番风起云湧,终于顺了大嫂的意,二哥将升小四的小翔带在身边。但二哥有庞大的经济负担,不但要上班,且须加班增加收入,所以只能让小翔放学后留在安亲班,并请建民晚上帮忙接小翔回家。尽管二哥给了早、晚餐费,这孩子却总没有好好吃饭,那些零用钱都随意买了汽水、可乐或小玩具,有时真饿了才会到便利商店买面包或便当,便利商店就好像是小翔的另一个家。自从离开祖母的细心照顾,这孩子渐渐瘦得像个纸片人。


  二哥认为自己有债务要偿还,有父母要奉养,也或许前妻妇德不好,连带地不怎么爱儿子,因此始终让儿子自生自灭。小翔唸小学时就不爱读书,二哥没时间陪儿子,只能将小翔放在安亲班。虽然明知儿子根本不会认真学习,但只要有人帮忙看着小孩就行了。时间久了,二哥渐渐只顾著自己谈恋爱,更是未将心思放在儿子身上。而二哥前后交往的女友只要论及婚嫁,不是对方父母不能接受女儿嫁给离过婚的男人,就是女友不能接受小翔的存在。


  建民有时看不惯二哥对小翔的漠不关心,或因二哥女友的排斥让小翔受委屈,也会与二哥起强烈争执。两兄弟渐因彼此观念无法沟通,虽同住一屋簷下却形同陌路。有时他工作到深夜,回家看到小翔留给叔叔的字条,不是熬夜替孩子熨制服,就是设定闹钟一早唤醒孩子,自己反而没睡饱。他不忍心见这孩子无人闻问,一度想拉小翔一把,工作之余特別抽时间陪小翔读书。然而日复一日,他的付出根本是在浪费时间,小翔不但不肯专心,而且程度极差,怎么教怎么逼都不能让孩子用心学习,几个月后他心灰意懒地放弃督促小翔了。


  小翔升上国二后,行径越来越嚣张,根本不将班导师放在眼里,在校不但无礼顶撞,还割碎课本、划破书包、蓄染长发、穿耳洞、留长指甲,於是班导屡次三番打电话请二哥到校一谈。二哥回家后严厉地责骂小翔,小翔便对班导怀恨在心,并对同学宣称,班导要是敢再跟老爸告状,就要逃家逃学给班导看。几个月后,班导又电请二哥到校,二哥老要请假到校和老师长谈,渐也有些不耐烦,竟对老师很不客气地说:「我将小孩送到学校给你们管教,你们没将小孩管好,小孩出问题又老找我谈,关我屁事呀?」就这样,小翔被班导激怒,果真就逃家逃学了。


  天色已暗,建民拖著疲惫的身子一路开车回到家附近的篮球场,眼睛突然为之一亮,小翔竟在那儿和一群高中生打篮球。於是他立刻下车,没想到小翔一看到叔叔拔腿就跑。他不顾一切地在后拼命追赶,穿着皮鞋本来就跑不快,偏偏一个不小心绊到石头,说时迟那时快,一霎时他摔跌在地上连滚了几翻,手肘、膝盖和小腿多处擦伤流血。小翔见状并没有回头搀扶,竟冷血地不顾叔叔安危继续往前逃跑。


  建民忍住全身伤痛,索性脱了鞋子起身追赶。他消磨整天的时间精力,心头挂着焦虑与担忧,加上严重的受伤,小翔竟都不当一回事。此际他心中的怒火油然而生,心想二哥应已下班回到家了,赶紧打手机向二哥求援,当晚若让小翔逃脱了,此后想再找回他就更加困难。二哥那头一接到他的求援电话,十万火急来不及穿鞋即冲下楼前来支援。两兄弟二路包抄追了一段路,终于拦截到小翔,这时候两兄弟都是一把怒火急待发洩,一逮到小翔就同时死命往小翔身上一阵狂打乱揍,建民这辈子真的从未如此生气过。


  隔天,二哥请假在家与小翔长谈一整天,二哥才终于了解到小翔内心深处对爸爸隐藏着「恨」,对这孩子既心痛又无奈。而建民因为前一天工作完全搁置,强忍著身体伤痛去上班。没想到接下来几天竟是痛到难以忍受,於是他去看了医师,孰料屋漏偏逢连夜雨,吃了医师开的消炎止痛药,双眼奇痒难耐且都肿了起来,又看了眼科才知道是药物过敏。周末,他们按往例回父母家团聚都只字未提,建民的伤势难以掩盖,也就对父母谎称是打垒球滑垒擦伤了。就如同当年二嫂留下庞大债务给二哥这事,兄弟们始终隐瞒著双亲一样,怕双亲承受不了打击。


  两兄弟担心小翔再度逃家,权宜之计只好暂时没收了小翔的手机和钥匙。上学由二哥开车送到学校交给老师,放学再由建民开车去接,买了便当送回家后,将门锁好又回店里工作,二哥加完班就会回家看管小翔。就这样小翔暂时忍耐了几个月,等待着取得两兄弟信任后重获自由。


  小翔重获自由后倒也安分了一阵子。不过这孩子向来目中无人,也不肯认真唸书,校方和家人都只能任由他去,只要不惹事就好。建民为了让这孩子有个情绪出口和精神寄讬,不惜花三万多元买了全套乐鼓和吉他给小翔,并为小翔报名上课,自己有时候也会跟著小翔学点打鼓的专业知识,并鼓励小翔在其他家人面前弹奏吉他。只是小翔刚开始觉得新鲜,还会学进一点东西,不久后又开始怠惰不练了。


  这也是二哥一开始就责骂建民浪费大笔花费的原因,或许早已看穿小翔不会用心学习,一如过去小翔对学校课业、体能项目与其他才艺都没有恒心一样。后来,班导师又通知二哥,小翔拿了一些首饰到学校意图变卖给同学求现。经二哥逼问才查出小翔趁周末回祖父母家时偷了祖母的金戒指和金项鍊。为了不引起小翔过度反弹而逃家逃学,大人们并没有太严厉给予处罚。


  这孩子就这样日复一日浑浑噩噩过日子,只等国中毕业去打工赚钱,赚到钱想买一部机车过过瘾。尽管家人以尚不能考驾照为由劝阻,小翔也一意孤行并不听劝。毕业后,果真找到几个打工机会,但都做不长久。渐渐地老躲在同学家,若有回家必是缺了盘缠。原本跟二哥开口要一周的生活费,说是省得每天回家拿钱。一段时间后却得寸进尺,竟跟二哥要求一个月的套房房租及生活费,说是省得每周回家拿钱。二哥自然失去耐性,再也不给这孩子半毛钱。


  二哥认为小翔若真有能力租套房享受,那么就得自行负责一切费用,否则就应该天天回家。小翔需索金钱未果,更是赌气不肯回家。於是这孩子就拒接任何家人拨打的电话,让家人都找不到,音讯全无已好几个月了。二哥束手无策,只好心灰意冷预留遗言给其他兄弟,倘若有一天因不肖儿子恶行拖累,而被黑道逼债或追杀,兄弟们务必照顾年迈双亲代为尽孝。而建民对这孩子也同样一筹莫展,不论是威权管教或温情攻势都不管用。一直以来,他就相当於小翔的另一个爸爸,可是他所付出的心思终究唤不醒这孩子。




延伸阅读:
我终于把刺猬小孩变成爱笑小孩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现代父母的确相当难为呀!      下一篇 >> 在资讯领域潇洒走一回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夏荷

夏荷,来自台湾,2010年开始经营我的博客(台湾称部落格)生命的花朵,所发表文章皆为原创。2011年8月获选中时电子报严选优质部落格,2012年文化部艺文类博文竞赛演唱类第一名。我希望喜欢写文章的自己在此新开的博客中也可以尽情地挥洒,继续绽放生命的花朵。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